Posts Tagged ‘Venice’

15th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Collateral Exhibition “Sharing and Regeneration”

September 7, 2016

15th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Collateral Exhibition “Sharing and Regeneration” The collateral exhibition, “Sharing and Regeneration”, of the 15th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will be provided in Zen Palace and San Caterina of Venice. The exhibition consists of three units, namely the Rural Regeneration in Zen Palace and the Urban Central Area  and VR Art in San […]

2016 | DESIGN设计, PROJECTS项目 | Tags: , ,

VC06_Bridge Architecture

December 21, 2014

佛罗伦萨的旧桥(Ponte Vecchio)是这个城市的经典景点之一,游客们总是或多或者被它与众不同的形态和桥上琳琅满目的金银首饰店铺所吸引。现在的旧桥建于十四世纪,起初桥上有三跨拱的宽度,中间通行,两侧是卖鱼卖肉的露天市场,桥上的渔夫和屠夫们就着阿尔诺河的水处理食物和垃圾。慢慢的两侧的市场摊位被逐渐转化为室内空间之后,更多类型的店铺加入进这个混杂的市场中来。旧桥,成了佛罗伦萨居民们日常通行和集市的重要区域。(图1)     文艺复兴时期,为了更紧密的连接桥两端的佛罗伦萨市政厅(Palazzo Vecchio)和比堤宫(Palazzo Pitti),美第奇家族在旧桥店铺的上方建立了一条瓦萨利走廊(Corridoio Vasariano)。同时,为了恢复旧桥和这座城市的高尚市容,大公爵费尔迪南多强制性搬迁了市场,腾空的店铺很快就被金匠们占据,一直繁荣到今天。实际上,除了在城市中的历史意义之外,这座十六世纪的混搭的桥对我们来说更让人兴奋的是,它是一个较早出现的“桥建筑”原型。   另一个脍炙人口的例子就是威尼斯的 Rialto Bridge了。(图2)与佛罗伦萨的旧桥一样,威尼斯的Rialto也是一个久负盛名的景点和地标,这座桥曾经是威尼斯大运河上最古老的一座桥,连接着圣波罗和圣马可这两个区域。现状石桥为单孔拱桥,桥上又起拱,有浮亭和24间商店。桥的中央是人行穿越的石阶,两侧为商店,商店的外侧又是观光的石阶。因为跨度不大但是起拱较高,所以顺着桥中央的石阶拾级而上,竟有上山的感觉。相比于佛罗伦萨的旧桥,Rialto的组织方式更为复杂一些:有三条穿越的路径、清晰的店铺分布和桥中间最高处的平台。在这里,“桥建筑”的原型开始了进一步的发展,流线被逐渐复杂化并提供多种可能性;功能空间也被有意识地植入到桥上,原有的交通功能被进一步延展。     说到Rialto就不能不提建筑师帕拉第奥和他的几个落选的设计方案。帕拉第奥在一开始接到重建Rialto的设计任务书之时,便带着极其伟大的城市抱负介入进来。他坚持认为,这座桥不仅仅是作为连通大运河的交通的桥,还应该通过两组平行的横跨在运河上的商店,激发其作为威尼斯的城市中心点的意义,桥的两端是面对城市的两个有连续柱廊的大广场。在之后的一版修改方案中,帕拉第奥在桥的正中心处用两个对称的廊柱画廊围合成一个古典的广场,店铺围绕着广场布置。(图3)通过把城市广场从桥的两端移到桥的中心,帕拉第奥实际上把这座桥转化成了一个缩影的城市,Rialto凭借其彻底的自主性成为威尼斯的一个城中之城。帕拉第奥其实是希望能够建立起这种建筑的绝对性和城市的开放性之间的辩证对话,并且能够通过形态和类型的思考方式来影响城市的文脉特征,他从根本上认为城市和建筑不仅仅是它所表现出来的实体的部分。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帕拉第奥从城市角度对Rialto的期望和构想虽然高瞻远瞩,但是他提出的设计方案由于形态上过于古典,被认为不适合于当时的环境现实而未被采用。   基于对于“理想城市”和“原型”的讨论,我们曾经也提出过一个虚拟的“桥建筑”的建筑类型。塞维利亚的瓜达尔基维尔河上需要新建一座桥来联系两岸的大学校园,并且一系列的城市公共生活和校园生活功能需要结合着新桥被重新规划出来。我们通过对 Ponte Vecchio和Rialto的研究之后,提出了一个“桥建筑”的设计提案:用一个巨大的单层水平板建筑横跨河上,充当“桥”的功能。建筑内部为内街,剧场、展览、图书馆等功能被水平向布置在水平板建筑内部;水平板的上表面则成为室外的桥,分布着公园、体育运动和餐饮等功能。在这个提议中,“建筑”和“城市”的概念被模糊掉了,“连结”却成为了设计中的出发点,由“连结”产生的连续空间组合不但可以被纳入到城市交通空间和公共空间中去,又逐渐可以因为其自身的功能完备性而完全独立于城市之中。继承了帕拉第奥对城市中的Rialto的辩证思考之后,这个提案实际上也是在激发和完善一个城市中的“桥建筑”原型。(图4)     有意思的是,再后来,我们因为另外的课题调研去了深圳大学城。偶然看见了大学城新建的图书馆,顿时非常兴奋。如果单单从类型学的角度来看,这不就是当代“桥建筑”的一个实例么!长达500米的建筑体跨越了河流和城市道路,整个图书馆功能被线性地布置在这么一个大铁桥中,同时,图书馆“桥”的功能也可以很好地联通大学城南北两侧的学生。(图5)这座图书馆就像是路由器,将整个大学城绑定在一起。这种时候,“桥建筑”这一独特的建筑类型和它所发挥的城市作用已经远远大过于建筑自身的形态,建筑融入了城市,而辩证地看,建筑自身又就是一个城市。

2014 | VISIBLE CITY | Tags: , , ,